我来了,因为我想来。我走了,这块土地就是我的。啥?为啥是我的?我是开荒团知道吗?你说原来是你的?我再强调一遍,记住了:解释权归我!开荒团唱着嘹亮的军歌来了:“我们是蝗虫,我们是蝗虫......”
燕市酒徒的小说推荐
  • 大明开荒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