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案一】傅既沉得知,他的得力助手、跟他同居几月、在他头上作威作福的女人,竟是他商业死对头俞家的小女儿。他一不做二不休,亲手策划一场让她掉马的饭局。没打算收拾她,只是让她服个软。俞倾怎么都没想到,傅既沉亲眼目睹了她掉马的大型泥石流现场。这真没法混下去,第二天,她递上辞职报告。傅既沉戏谑道:“真把我当酒店的房间了?想住就住?想退就退?”俞倾:“你这套房太贵,长期住,我住不起。”傅既沉好整以暇望着她,看她欲擒故纵的小把戏能玩多久,批准了她的辞职报告。半年后,傅既沉和俞倾领证。之后圈子里疯传,傅既沉奉子成婚,被逼迫。朋友都来劝他,俞倾故意隐瞒身份接近他,拿孩子套牢,这种心机女不能娶。傅既沉:“人是我主动追的,孩子也是我想要了绑住她。”【文案二】俞倾第一次见到傅既沉,是在俱乐部网球场,她临时兼职他陪练,他给了她不少小费。再遇,她是集团法务部小职员,他是总裁。那天加班,突降暴雨。没等到出租车,傅既沉送她。回出租屋的那段路,被淹,后来去了他家。那晚发生的所有事,她决定忘掉。几周后,公司里迎面遇上,俞倾风轻云淡:“傅总。”傅既沉看着她,“你叫?”“俞倾。”傅既沉点点头。后来,俞倾靠在他怀里,问他:当
梦筱二的小说推荐
  • 意乱情迷
  • 爱与他